难以捕捉的心境,如深海里鲸鱼不知深浅的喘息。

梅长苏在最后做回了林殊,可是靖王,永远也做不回十九岁的萧景琰。那个鲜衣怒马,笑容飞扬的少年,从东海回来后便死了。天地浩大,孑然一身,纵使居于万人之上,也是意难平。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   
© 三鲜墙头拉二胡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1)
热度(13)